視頻|破譯科創策源源代碼④:如何破除一切制度藩籬?

鑫航集運物流

2021-01-07 22:04:09

剛剛過去的2020年,上海科創中心基本框架如期“交卷”,科創中心制度改革的主體架構也已基本確立。


2021年新年伊始,上海推進科創中心建設辦公室舉行第13次全體會議,再次把強化科技體制機制創新擺在突出位置,強調要以更大的決心和力度持續推進。


35f235b22aa1f12ed17fdec44b951ddb.jpg


科創“基本法”落地 盤活城市創新資源


2020年5月1日,《上海市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條例》正式施行。


作為科創中心建設的“基本法、保障法、促進法”,條例對以科技創新為核心的全面創新作出了系統性和制度性的安排,如提供研發資助,擴大科研事業單位選人用人、薪酬分配等方面的自主權,最大限度激發創新活力與動力。


條例施行後,與上海科創“22條”、科改“25條”及其他配套政策,構建起了門類齊全、工具多樣的科技創新政策法規體系,用法治環境為科創中心建設“保駕護航”。


上海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辦公室的專職副主任王鼐用“非常重要”來形容條例出台的意義。他認為,科創中心建設條例是把過去多年來上海積累的經驗,通過法律文件固化下來。它最主要的目的,就是激發各類創新主體的活力,科創不再僅僅是政府和企業的是事兒,而是全社會都要在這一法律框架下共同推動上海科創中心的建設。


df347fb3d46c4e039818ce074bcfaddb.jpg


科技成果轉化 如何進一步為創新“鬆綁”?


“十三五”期間,上海不斷以改革為創新“鬆綁”“賦能”。《上海市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》等制度“三部曲”,探索賦予科研人員科技成果所有權或長期使用權,加速了“科技變現”的速度。2019年,上海開展技術轉移服務的市場化機構有117家,促成技術成果轉移1851項,交易總額達24.14億元。


不過,在上海市科學學研究所的所長石謙看來,眼下的科技轉化在制度設計上仍有瓶頸,尤其是很多大院大所,因為屬於中央在上海的科研單位,在享受上海科技創新支持政策的時候,就受到體制的束縛。而這些大院大所都是上海寶貴的戰略科技力量,如何激發他們的積極性,十分重要。


為了改變這種現狀,上海也已經開始進行探索,比如在“科改25條”裏,就提出了要建立“三不一綜合”的新型研發機構。王鼐解釋稱,“三不一綜合”就是不定編制,不定額度,也不受工資總額的限制,實行綜合預算統籌。過去,科研單位受到事業編制限制,管理相對比較死板,科研人員在成果轉化過程中的獲益也因此受限,但在實現新型研發機構之後,科研人員就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知識去轉化財富。


而針對外界擔憂的科技成果轉化會否導致“國有資產流失”的問題,王鼐也一針見血地指出:這是一個誤區。他表示,如果職務發明成果如不去轉化,只是放在我們的高校科研院所裏面,它就零價值,但是如果能夠順利轉化,科研人員就有了奮鬥的動力,能夠在科研院所做出更好的成績,而這些成果帶來的論文、專利等等對科研院所也是一種獲益,所以這時一個共贏的機制。


4edb863c298f895ab556ea7ccc3ca126.jpg


服務國家戰略  上海怎樣成為“開路先鋒”?


1月5日,全國科技工作會議召開,圍繞科技自立自強這一國家發展戰略支撐,對新一年的重點任務作出部署。


錨定這一目標,上海也有規劃,上海市科委主任張全近日表示,當前,上海科技體制機制改革已經從搭框架、建制度向提升體系化能力轉變。未來5年,要主動順應創新主體多元、活動多樣、路徑多變的新趨勢,為實現科技自立自強提供強有力的體制機制保障。


“緊緊圍繞服務國家戰略,是上海在進行制度突破時始終牢牢把握的一點”,王鼐表示,上海推進科技創新中心建設,不僅僅是上海的事兒,而是國家戰略。國家給上海的要求是要代表國家去參與全球競爭,所以在進行制度設計時一定要考慮對國家有什麼示範拉動作用。


這一點在上海試點的藥品上市許可持有人制度中得到了很好體現,這一制度意味着醫藥研發企業等不具備相應生產資質的主體,可以通過合作或委託生產的方式獲得藥品上市許可,有效保護了醫藥企業的研發積極性。2019年底,這一試點內容被正式寫入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》,通過上海試點向全國推廣,從而拉動了全國醫藥產業的發展。


630ef18a079212041fd2f96c64a660fa.jpg


強化科創策源功能 下一個突破口在哪裏?


未來上海要進一步強化科創策源功能,還有哪些制度藩籬有待破除?


王鼐建議,要加快試點、總結經驗,將制度創新成果向更多領域輻射推廣。比如,現在正在部分高校試點並且廣受歡迎的財政預算科研經費“包乾制”,就應該讓更多科研機構都能享受。同時,針對一些科研“國家隊”無法完全享受上海地方政策的限制,要進一步推广部市合作機制,通過長效的溝通機制來解決改革過程中遇到的問題。


石謙則認為,任何制度都是有價值觀和價值取向的。上海的科創制度設計既要適應科技本身帶來的新挑戰,也要適應上海這座城市在發展中面臨的問題,比如,上海會率先進入後工業化時代和智能化時代,也會比其他地方更早遭遇人口老齡化等問題。


我們的制度就是要激勵大家做開路先鋒,去做過去沒有做過的事情,同時要弘揚科學家精神,鼓勵更多人積極去探索科學的未來。石謙表示,將制度創新提升到文化層面,應該是我們的終極目標。


(看看新聞Knews編輯 李丹 郝苗苗 黃濤)

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相關新聞

關鍵字:科創板科創策源